您当前的位置 : 沈阳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会新闻
汶川地震震后首个再生育宝宝读三年级 住"学区房"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封面新闻 2018-05-05 16:55
分享到:
更多

  “现在我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。我们对他没有任何期许,只要他健康长大。”

  主角:鲜济旺

  汶川大地震后再生育家庭诞生的第一个宝宝

  2009年2月14日,鲜济旺呱呱坠地,成为512汶川大地震后再生育家庭诞生的第一个宝宝。那一年,母亲羊霞40岁,父亲鲜子文46岁。在汶川地震中,他们本该参加高考的18岁的女儿不幸离世。

  羊霞的家原本在崇州市锦江乡白马村,2012年为了儿子鲜济旺的读书问题,她和丈夫花了17万在崇州市区一条热闹的街道上,买了一套两居室的“学区房”。她说,住在这个小区,9岁的儿子可以就读崇州最好的实验小学和中学。

  5月4日中午,封面新闻记者找到羊霞时,她正要去给儿子送语文课本。“看嘛,好粗心嘛,上学书都忘记了带。”匆忙吃了午饭,羊霞拿着儿子的课本,骑着电动车就往3公里外的儿子学校赶。到了学校门口,羊霞指着学校大门说,你看这个学校比乡下的学校条件好多了,乡下的环境能学个什么样子。

  如果不是那场地震,小济旺的姐姐现在该大学毕业了,有一份喜欢的工作。羊霞说,女儿鲜娟那时读高三,是学校的团支部书记兼学习委员,这孩子懂事,“从来不用多浪费我一句话。而且还特别独立,最喜欢考古,虽然这是一个我们农村听都没有听说的东西,但我想她的主意一定不错。在学校一周50元的生活费,她还要扣几块出来给妈妈买东西。平时可能是一斤糖,几个点心,到了母亲节还给妈妈买件衣服袜子什么的,2008年5月的母亲节,她就给我买了一双鞋”。

  地震后的惨状不堪回首,失去女儿让一家人的生活陷入绝望。羊霞整日以泪洗面,原本在酒厂打工的丈夫,震后好长时间都不愿上班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孩子都没了,辛辛苦苦挣钱给谁用?”计生服务站的同志第一时间到家里安慰他们两口子,进行心理疏导。

  在崇州市计生局的再生育服务档案柜里,是一摞摞厚厚的跟踪服务档案,羊霞一户的档案就有96页之多。从怀孕到生产、保育、早教,到婴儿健康、产妇健康、帮扶家庭生活……

  2009年2月14日凌晨5点,鲜济旺哇哇降临。羊霞抱着儿子,给他取名叫鲜济旺,“济”是计生的谐音,羊霞认为要不是计划生育服务站和各级领导的关心帮助,哪里有旺旺。

  然而,这么多年来,羊霞从未走出失去女儿的阴影,哪怕是儿子的降生,也未曾抚平她心理的这道伤疤。“情绪一直不好,很多时候都控制不住的发脾气。特别是儿子调皮的时候,也会打他,就想着姐姐那么乖那么听话,一点不要我操心。现在我要怎么教,不会啊,就着急。”但羊霞又自己给自己解释道:“我们不是要在儿子身上有什么不得了的期望,我现在做的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他健康平安的长大。”也就是为了儿子的健康平安,羊霞独自和儿子在崇州市里的居住,并且为了能上学放学可以接送儿子,她在儿子就读的学校后面找到一个保洁的工作。即便是自己没空接儿子,她也会委托朋友去接。“我从不让他自己上下学,不安全。”羊霞的丈夫则一直在老家的家具厂做保安,一家三口很少聚在一起。

  和记者聊到这里时,鲜济旺在教室里吃完了午饭,小跑着出来找母亲拿语文课本。看着穿着长袖校服的儿子,热的满面通红,羊霞赶紧把儿子的校服拉链拉开。然后扒拉着儿子的脸蛋自言自语的碎碎念到:“这脸上咋回事,一热就发籽籽。吃了药没啥效果喃?”  

  鲜济旺从小就听爸爸妈妈讲过那场地震和没见过面的姐姐,牙牙学语时听到妈妈说姐姐的名字,小旺旺就屁颠颠的进屋找姐姐的照,指着照片,“姐姐姐姐”,喊个不停。“现在不会了,长大了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,他也不愿意提,我们也不愿意说,难受。”羊霞又对儿子嘱咐了几句,就催促他回教室。

  “明天一早我要带他去成都,参加华西第二医院震后再生育宝宝的聚会。今天特意换了班,中午是一点上班,我在不走要迟到了。”羊霞说,这几年几乎没有再跟当年帮助她们一家的医学专家们有过联系。两口子的重心都在儿子身上,明天希望见见以前崇州市计生局宣传教育科技科科长高容、华西第二医院优生及临床遗传专家张迅教授……

编辑:lt03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(sydcomcn)
相关新闻: